chellokoru

chello/20↑ 有空放放圖。P站3140092 / 牧春沼入り。西谷廚注意。Repost & reprint prohibited.

回到顶部

heyheyhey老卷發文了!!(((o(*゚▽゚*)o)))

とおる:

-及川徹×西谷夕

-chello发了,恩那这个大概就是制服梗的前因^qqqq^

-两个人上一所大学住一个宿舍前提,交往前提




>>>





西谷洗完澡推开浴室门的时候,看到及川依旧维持着他刚才进浴室前的姿势——背朝向他陷在沙发里,电视也不开,手机也没玩,整个人一动不动得像座雕塑。累了一天本来想直接回房间看漫画的西谷,注意到对方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停顿了一下脚步,便往沙发的方向走过去。


“喂!你不看电视吗!”西谷边抓着毛巾继续擦拭头发,边走到及川旁边的位置坐下来,“我记得今天有—— 呜啊啊啊,你、你怎么了?”他刚想拿起遥控器,眼神下意识地往旁边瞥了一眼,结果却被对方脸上的表情给吓了一跳。及川当然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眼神的目死程度,他闻声缓缓转过头,脸上扯出的笑容却是比哭还要难看,“夕酱觉得我有看起来怎么了嘛。”


是很有怎么才对吧。


西谷皱了皱眉,停下手中的动作,开始沉思过去的十二个小时内有发生过什么重大的事情。啊说起来,今天在校园祭上中奖的冰棍忘了换了!本来已经忘了这件事的西谷,在回想起的那一秒悔得直想抓自己的头毛。可恶,本来明明有时间可以换的,要不是部里的节目突然被安排提前......


哎,部里的节目?


等等,难道说是那个吗!


西谷转过头看向依旧萎靡不振的及川,继续沉思了几秒后,手掌心一敲,瞬间恍然大悟。


而这边的及川其实只是处在放空状态,只不过这个状态自打他这回学园祭抽到要演女性角色的那一刻起就时常出现。排球部今年很倒霉,抽到的节目是要演出女性角色占全部角色七八成的舞台剧剧本,换而言之,整个男子排球部得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要穿女装,因而刚接到消息时的部里遍布了一片哀嚎声,不过及川倒是没太大所谓,硬要说的话,反倒还有一丝窃喜。当然,原因绝对不是他自己喜欢穿女装,只是一想到这奇高的命中率,极有可能碰到自家恋人千载难逢的女装,就这点而言及川在内心无比感谢抽到这个剧本的某不知名人士。


所以说,就算自己抽到也算是一点小小的代价,毕竟这个命中率无可避免。因而最开始的最开始,及川的内心相当雀跃。然而,这样的心理仅仅维持到了抽选角色的那一天——在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西谷完美避开一切女性角色,抽到树木A的担当,伴随着自己抽中某邻国公主角色的那一刻,及川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时常的放空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如果西谷再细心一点的话,也许就能注意到每回彩排前,及川都会很怨念地看着那套树木A的服装。


嘛嘛,演都演完了,还说这些干嘛。就算是树A, 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树A不是吗。想起今天舞台上西谷因为全程不能动,时间久了脸上露出的苦手表情,前一秒还处在郁闷中的及川这一秒又开始不知觉地轻笑。


是啊。但是。


果然,怎么想都会不甘心的吧?!那可是难得一遇能让夕酱穿女装还不能拒绝的机会,怎么想都超不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毕竟,一般情况下完全就没有让他自愿穿的可能性好吗?!


连续几日忧郁担当的及川徹,今天也在内心重重地叹了口气,刚想起身去拿灌冰冻饮料,肩膀的位置在此刻天降了一股不算大的力道。


“呐。”


他疑惑地别过头,看到的是西谷一脸凝重的表情。


“恩?怎么了夕酱?”


“你今天,是不是超沮丧的......?”


语气里有点安慰的成分,及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哎?什么?”


“虽然我没资格讲什么啦。”想起及川先前那般萎靡的模样,按照西谷比一般男人还要man的思维,他思来想去觉得果然只有一个原因。“穿,咳咳,穿女孩子穿的衣服又没什么!男人可不是靠服饰来进行评判的。你就算那样穿,还是超级man的啊!”说罢还拍了拍及川的背,表示让他振作。


“哈?”在一起久了,及川很快了解到对方的脑回路是想表达什么。“啊那个啊......”是有在担心我吗。他眯了眯眼,突然心下一计。“对啊,夕酱自己没穿怎么能说没什么呢。徹桑在台上可是超丢人的。”语气自然就过渡到了委屈,配合着双眼在短得难以置信的时间内闪烁出的无名泪光。


“哎——?啊抱歉......”这回轮到了西谷语塞。毕竟自己确实没穿,所以说什么都显得不够格。


及川看着对方脸上小表情的变化,嘴角露出了一个消无声息的笑后继续委屈状,“说起来真的太不公平了,夕酱都不用演女孩子。徹桑的台词超多,而且每一句都要特别学女孩子语气的那种,真是超羞耻的————”


那边说得越来越在理,西谷只能干瞪着眼坐在那,本来以为像个男人一样帅气地安慰几句就好,但现在他却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为对方打气。


“你,那你、别那么沮丧......”


及川知道时机差不多了,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过来。“要徹桑不沮丧的方法也是有的啦,就比如——”


“......就比如?”


“就比如,夕酱也来穿一次女装的话,徹桑就不会那么沮丧了。”


及川徹,不愧是一等一的演技派,语调一路装可怜到了最后,还附带眨巴了两下眼睛,暗暗观察着对方面部表情的变化。


“啊好...不对,哈?!你等等。”本来已经快要被带过去的西谷,在最后一秒瞬时清醒过来,睁大眼睛莫名地看过去,“没有道理要我穿女装吧!”


“哎——可夕酱不是想安慰我吗?”差一点点还是没有上钩,及川暗自可惜了几秒立刻重新调整状态,不停地眨巴着双眼。“难道说,夕酱是想反悔吗——?”


“哈?!我就是想让你别那么沮丧,什么时候说过要安慰你了!”西谷一急,嗓门越亮越大,但一看到及川瘪下嘴不再出声,又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语气也不自觉地开始动摇,“......也不是,那个,我...”我靠这家伙是女孩子吗,是女孩子吗?!这到底该怎么安慰啊靠。


“‘男人可不是靠服饰来进行评判的。’,这话不是夕酱自己说的吗。”看西谷急得憋红了脸也憋不出任何话,及川好心接过话头,继续一脸无辜地发问,“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被对方最后一枪射中心脏,西谷整个僵在了原地。


可恶,虽然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太对,但他竟觉得及川总结得很有道理。


西谷一脸凝重地托着下巴,思考半天也没发现这段对话里的违和点,毛巾还半搭在他的头毛上,小身板像是内心在做挣扎一样地颤抖两下后,西谷咬了咬牙,艰难地开口:“喂。穿的话......是就在宿舍里吗?不用出去给被人看吧?”


“那当然了。”及川在听清对方顾虑的事后,愣了一下,随后笑得眉眼都看不见。“怎么可能让穿这样的夕酱给别人看到呢。”


“我怎么知道你这混蛋有没有那种捉弄人的想法啊!”总感觉再次跳进了对方的坑,西谷恶狠狠地瞪了那边一眼。但一想到今天有好多队友穿着女装还在舞台上受注目礼,他只是在宿舍而且就被及川一个人看到,这么一想,西谷突然觉得内心平衡了,整个人便放松下来,“那就,哪一天我去演技部借套衣服回来吧。”既然这家伙也不再沮丧,他想起了自己原本回房间看漫画的打算,准备要起身。“那今天就——”


“那今天就来穿吧——☆”


本来是想说那今天就先到这,在听清对方打断自己的话后,西谷惊诧地抬起头看到不知何时已从房间来回跑了一趟的及川。以及最重点的是,对方此刻手里拿着的服装。


那是一套水手服。款式还是西谷喜欢的类型,咳咳,这样说似乎会引起歧义,应该说那是西谷喜欢女孩子穿的制服类型。


然而,现在的重点并不在这。


“你、你、你怎么会有这个的?!”像是反应过来了点什么,西谷睁大眼睛,看着笑容已经灿烂到不行的及川。


“哎?夕酱不喜欢吗?我记得夕酱很喜欢这个款式啊。”


“不是我喜欢!我只是喜欢看女孩子穿而已!啊不对,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买的?!”终于意识到这一回对方其实是有预谋的,西谷气得只想去扯对方笑得正无害的那张脸。


“嘛嘛那不是重点啦,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夕酱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吗?”


及川毕竟知道对方最被吃死的是哪几点,果不其然在提到那个词眼后,那孩子眉头就皱到了一起,气也没办法撒,只能死死地瞪过来。但谁都清楚再耗下去结果也是一样,在西谷恶狠狠地瞪了眼及川后,他便从后者的手里一把抓过衣服,飞速冲进了房间。


噗,怎么会这么可爱。


估计现在的表情一定羞耻到不行吧,脑补着神情复杂看着那套制服的恋人,及川就忍不住一阵轻笑。


也正如他所料,里头的西谷正在与自己的羞耻心做抵抗。想速战速决,所以一进门就一把脱下洗完澡换上的t恤和睡裤,但在套上制服之前,西谷觉得自己果然是中了那个混蛋的陷阱。


为什么以前看女生穿不觉得裙子的下摆这么短呢。


他一脸黑线地盯着手上的裙子,此刻只想狠狠捶地。


可恶。到底为什么要答应那个混蛋的?!


“夕酱还没好吗——有那么难穿吗?需不需要徹桑的帮忙啊——”混蛋的声音就在此时适时地响了起来,促狭的意味隔着门也能感受得很彻底。


脸色已经不太好的西谷,别过头朝着门那里大声吼了一句不要。随后一闭眼,动作有些粗鲁地把上下两件套上,站在门口前努力拉了拉裙子,但无论怎么拉都没办法拉下去,下半身凉得就像没穿一样。


“夕酱——”


门外的催促声一阵又一阵,西谷咬了咬牙,心一横眼一闭,放在门把上的手就此推开门。随着那一声推门声,门后的声音就此在这一秒静止。


......这个混蛋怎么不说话。


因为太羞耻而紧闭双眼的西谷皱着眉想等对方的调侃,但隔了好久也只有沉默。


实在是有些等不下去,西谷慢慢地睁开眼,发现及川就站在离他咫尺的门口,距离近得让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吓了一跳。对方此刻正是一脸愣住的样子,啊本来就是吧,男人穿这种制服当然不可爱啦,女孩子穿上才是萌这家伙到底懂不懂啊。越这么想,西谷就越觉得自己被耍了,脸色越来越臭,而对方还是半天没反应只是盯着他看,被盯得不自在西谷只能自己先开口。


“......喂?”


“......”


“喂?!”


“......”


“你看完没啊!看完我就...”火气已经盘旋到了头顶,见对方不给反应,自己也不想再穿着这身站在这混蛋面前,西谷刚想要拉上门,却没料对方的手一抵,便将门给抵住了。


“......夕酱,怎么没穿袜子。”及川收回愣住的表情,但也没表现出其他情绪,一脸看起来很认真地问道。


“什、”这时西谷才想起那包衣服里还夹带着一包黑色长腿袜,但一进门就被他随手扔到了地上。“啊—— 上衣裙子什么的已经够了吧?!那个不穿也行啊?!”


“哎?可它们是一套的啊。”


已经不知道对方到底想怎么样,今天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语塞,程度的积累得到负荷,西谷在这一刻完全恼羞成怒,赌气似地回到房间后,抓起散落在地上的那包黑色长袜,拆开包装就粗鲁地直接往自己两条腿一条套上一只。


“可恶,反正你这混蛋就是想看我穿这些对吧?!”


抬起眼的一瞬间,本来还很激动的西谷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锁门声。


他的手还抓着黑长袜的袜沿,整个人在看清眼前的场景后维持着那个动作僵在原地,完全就没注意到对方是何时进的房间,而此刻那个人一改刚才认真得有些违和的表情,倚靠在门背后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嘛,我这混蛋,怎么可能只是想看夕酱穿这些这么简单呢☆”









>>>


*这篇有些梗是 @chellokoru 的,两个人接龙得我都忘了是哪些→  

 大家新年快乐!

 我们几天后再床上见!


评论
热度(120)
©chellokoru | Powered by LOFTER